好未來張楊:打造對孩子友好的教育環境

2018-12-04

12月4日,在GES2018未來教育大會“面對未來的學校創新與變革”分論壇上,好未來教育集團智慧教育副總裁張楊作為主持嘉賓,與青年成就組織(JA)中國董事長兼總裁周保羅、北京市第一實驗小學房山分校校長李紅蓮、薈同學校副校長兼華盛頓校區主席Rebecca Upham、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助理副校長Dr.Aileen Bumphus、亞利桑那州大學Global Launch項目主任Julia Rosen就未來學校的組織架構、核心功能以及可能出現的趨勢與變革等話題展開了深入探討。

核心觀點:

一切要從孩子視角出發,尊重孩子,關心孩子,了解他們的需求,打造對孩子友好的教育環境。

(好未來教育集團智慧教育副總裁張楊論壇中發表精彩觀點)

以下為現場實錄:

張楊:

大家好!非常歡迎大家來到這個講壇。這個講壇的主題是面對未來的學校創新與變革。首先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叫張楊,我所在的好未來智慧教育創辦了三年多,主要服務公立學校。我們的主要業務有兩個:第一是智慧教育事業部,第二是雪地事業部。對公業務是我們在好未來做的一件事情,我們希望通過這件事情將好未來的教研、教學、科技能力提供給公立學校,協助學校改革和公平發展問題。我們邀請了五位嘉賓,他們來自中國、美國等不同的國家和地區,這些專家都有不同的背景。

大家知道學校本身是非常多元化、差異很大的一個場景,我們今天首先有請這五位嘉賓,逐一給我們做一下分享和介紹,在最后的時候我們有一個圓桌討論。

首先有請第一位嘉賓,是李紅蓮校長,北京市第一實驗小學房山分校的校長。這所學校雖然地處北京郊區,但他們利用有限的教育資源進行卓有成效的教育創新和嘗試,對我們非常有啟發,有請李校長。

李紅蓮:

各位教育同仁,大家好!我來自于北京市房山區良鄉第四小學。我們學校2011年建校到現在不到八年,是坐落在小區當中的小學,十年前這兒還是一塊地,現在是一個小區,這個學校就坐落在小區里邊。所有教育同仁都知道,作為教育者,我們的主要任務是研究兒童,在研究兒童的時候,要把對兒童的認識,以及對兒童成長規律的把握,變成孩子們每天的生活,只有孩子過了那樣的生活,我們才能把它培養成我們所希望的那樣的人,這就是我們對于教育的認識。這個世紀以來,尤其是近五年以來,我們忽然發現孩子們“變了”,我們原來的課堂不再那么吸引人,我們會遇到一個又一個難題。究竟是為什么?讓我們回到孩子們的學前生活當中去。

我們發現,孩子們從出生到上學,他的生活變了,他的刺激強度變了,因為各種刺激強度增大,使原來老師在課堂上的教學不再像原來那樣吸引他們了,他們需要更多的學習方式的變化。現在您看我們的學校,這是前兩天六年級的數學課,講分數加減法,上這節課之前,老師留的家庭作業是做微課,看教材,在這個過程當中把你理解和不理解的告訴別人。這是在課上,課上老師安排的第一個環節,就是看別人的微課,在他們班級群里有所有孩子做的微課,也有這個年級老師做的微課,孩子們可以選取其中任何的微課。接下來,孩子進入到討論環節,他可以看到同學的微課,跟他討論內容。這個過程當中老師在干什么?老師手里面是顯示器,顯示每個孩子的基本情況。孩子學完以后,進入練習階段,老師把練習分為三個層次,第一個是基礎層次,順利完成第一個層次則進入第二個,第二個是拔高層次,如果你覺得有困難,則回到第一個層次前面的層次,回到最基本之中。

這時候我們發現課堂變了,孩子們分組按照自己的節奏進行學習。老師的角色變了,有時間去關注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用大數據組織推動自己的學習。最重要的是孩子們的角色變了,這個教室里面不僅有一位老師,而是多位教師,這就是我們現在的課堂。

這是體育課,老師把做成的微視頻放到大屏當中,孩子們有時間便去看,分析這個動作,老師糾正動作,錄不規范的動作跟孩子們一起商量到底該怎么做。這個過程當中真實學習發生了。

同時我們發現另外一個問題,當我們問孩子們饅頭是哪兒來的時候?我們發現孩子們說是買的。越來越多孩子開始進入到二手世界當中,而實際上,人天生是需要自然的,尤其是在兒童階段,所以在這個階段,怎么樣把孩子帶到鄉村去,讓孩子過一手生活,讓孩子們在生活當中能夠感受到人與自然,人與土地,人與植物,人與動物之間的關系,而這些經驗就是孩子未來學習最為重要的東西,這是我們校園里開發的課程。孩子們進入我們學校以后,第一節音樂課進入到農耕課程里,聽著鳥叫,感受風吹樹葉的聲音,這才是最美的。美術課,孩子們看草上的露珠,打動了孩子們幼小心靈,才是真正的美術。在這樣一個越來越現代的校園當中,孩子們多么需要自然的環境,而自然環境才是適合孩子們的。

所以回到我們教育經典集,每一位教育工作者都知道盧梭這句話,把你們孩子送到鄉村去,面對這個我們再加上一句,帶著AI。謝謝大家。

張楊:

非常感人,聽到幾個很新鮮的詞“二手世界”“饅頭是買的”,孩子們的確離自然比較遠了。李校長是非常有魅力的校長,當您的學生聽您講課是非常好的體驗,因為您是一位非常有感染力的教育家。

我們第二位嘉賓來自于美國,她的名字叫作Rebecca Upham,她所在的學校是薈同中學,目前在深圳、華盛頓都有校區,他們對于未來形態有很多探討和思考。Rebecca Upham是薈同學校副校長兼任華盛頓校區副主席,是美國非常有名的資深校長。她從美國很有名的私立學校畢業,在美國很頂尖的私立學校白金漢宮尼古拉學校擔任了校長,我們有請Rebecca Upham給我們講講她眼中的學校,有請。

Rebecca Upham:

今天很榮幸能夠來到這里,有這么多的聽眾和嘉賓與我們一起。我目前是薈同學校的副校長,這是非常新的旅程和任務,我介紹六個關于我們學校的特點,以及我們項目中六大特殊之處,這個過程當中我也會介紹我們所面臨的挑戰。

我們幾位聚在一起,希望打造出一個新的學校系統,我們來自于完全不同的背景,包括來自于獨立學校、公立學校背景的老師,還有人來自于教育改革領域,同時我們還有設計師,我們的幾位創始人,都在全球企業中有工作經驗,所以我們也理解怎樣在跨國環境中開展工作。

我想跟大家介紹第一個特點,就是薈同學校是一個國際化的學校,而且我們是網絡化的組織。未來六年,我們會在全球30個著名的城市中去開辦校區。我們學校非常獨特的特點是我們關注于城市的區域,因為城市是不同文化的匯聚地,也是意見交換的中心。能夠在城市中去發展學校,其實是非常有獨特之處的,因為每個城市是不一樣的,它有自己的文化背景,有自己的故事。

我們在每一個校區都會去做不同的設計,我們叫做卓越中心。這個卓越中心其實是大家可以去找實習或者專門針對于某一個話題去做深入研究的地方,所以它既是學校的一部分,又是一個獨立的機構。這頁PPT有關于我們每個校區不同的特點,華盛頓特區關注國際合作和外交,深圳是七個月之前設計的,我們關注于設計和工程創新,我們之后在北京開辦一個校區,關注于經濟可持續發展。在倫敦我們會關注建筑還有城市規劃。所有這些卓越中心都可以給學生提供機會,來到不同的城市去學習,這種學習可以是短期的,比如說六周來到深圳學計算機相關專業,或者他們花整個學期時間去倫敦學習整個建筑或者城市規劃的內容,這是我們非常重要的設想。因為我們知道,我們也相信,因為我們現在是全球化的社會,我們必須要在全球化中找到一些本地化的東西。

我下一頁PPT,想跟大家介紹,我們做的不止是追求全球化問題的探討和解決,我們還希望學生們了解他們自己的城市。我們認為年輕一代需要了解自己的家鄉,自己的背景文化和傳統習俗,因此我們做全球的城市游覽或者城市旅行,我們從3歲小孩開始一直到高中的學生。這是中文的介紹,可以看到根據不同的層級,不同年齡段,我們提供不同的信息,而且整個游覽的任務或者設計逐漸變得更加復雜的,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可以練習公共演講或者拍攝紀錄片的不同技能。

之前我們聽了很多,在會議上的專家都在說我們必須因材施教,還有個性化的學習,個性化也是我們重中之重,我們所有教育都是因材施教的,我們知道所謂教學不只是問一個問題,有唯一的標準答案擺在你面前。目前我們也知道,我們需要去設計課程的內容,但是除此之外,我們還有其他的方式來實現這個目的。在座的教育家也都知道,小學和初中教育,是值得我們去花時間創造價值的。

這是我們課程表,我們針對個性化的討論,為什么有這樣的安排?比如說淺綠色是關于生活方式的;深藍色是課程的設計,跨專業的設計;淺藍色是專門某一個學科的設計。同時一周內某一天我們有專門的輔導老師,可以看到每一天有一個淺綠色都是導師面談,導師需要有三年以上的教學經驗,和這個學生非常熟悉,他每天都會跟這個學生交流。同時我們還有針對于學生某個具體的時間段的安排,像是一個加速的學習,這個時間可以讓學生自己去處理的,他可以選擇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同時我們還有在不同的地區,都有開放校區的設計,比如說華盛頓特區還有深圳,這是我們的計劃,謝謝!

張楊:

非常感謝Rebecca Upham,剛才有一個讓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全球普適技能,到全球不同的城市去適應,包括在意大利學習藝術紡織,在倫敦學習建筑,這對于孩子來說是很美妙的一些經歷。我們第三位嘉賓,他的名字叫做Aileen Bumphus,是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助理副校長,有請。

Aileen Bumphus:

非常感謝大家給我這個機會跟大家聚在一起,非常感謝好未來集團,因為它在中國很具有領導力,在德州也是跟我們做了很多合作,所以我今天有機會來到這里,跟大家談談我們在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做什么,這對中國有什么借鑒之處,現在我跟大家講一些我們主要做的一些事情。

我們有一個教育通道,這是我們在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戰略目標,主要目標就是確保學生有一個非常安全的環境,在這個環境中他們可以不斷地發展,這個環境主要是針對于幫助比較弱勢的學生,在一流大學中可能會被忽視的學生,下面也放了一些數字,大家可以看到。

我們戰略是基于一個體系,就是從學前一直到博士,我們學校的使命就是教育好德州的所有學生,包括各種類型的學生,只要是他們滿足條件能夠去德州大學,為什么這個很重要?因為我本身非常理解,我也是學生過來的,所以我非常理解要想在大學中能夠被接受被認可,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有一個教育通道,我花一些時間講一下。大家看到我們在大學擁有一個小學,這個小學實際上讓孩子們可以進來,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進來,他們通常沒有機會去一些比較好的學校,但是我們德州這個小學非常好,它可以接受這些學生。

我們確保會發生的一件事情,確保我們學生能接受的是非常好的教育。當我們學生進入這個體系的時候,他們就有機會去追求最好的教育,一直到大學。這是什么樣的文化?對于我們德州大學的學生來說,他們可以從小學進入到這個體系中,他們實際上可以跟大學進行對話,他們三四五歲就有這個機會,我們在更高一層,我們有一個社區的項目,可以給學生一個機會,在晚上的時候,有幾個小時的時間,不方便回家吃晚飯的學生,他們有機會參與到一些活動中,同時他們參與到德州大學各種的活動中。他們可以同很多運動員,同很多的學生,當這些學生在談他們的職業發展,談他們的運動活動,他們都可以一起交流。

我們大學同時還有一系列的中心,我們實際上現在在德州大學一共有五個研究中心,他們也是為當地社區服務的,社區來到這里,他們會跟德州大學的老師們進行交流,他們知道如何更好地培養學生,讓他們進入大學。包括各種各樣的問題,比如說如何填大學的申請表,還有如何在學費上,因為有一些孩子家庭收入比較低,無法負擔起這個學費,如何確保讓父母的收入記錄在案,從而幫助他們可以更好地得到獎學金進入大學,所以也會涉及到幫助他們如何拿到補貼,還有財政上優惠的政策。我們的這些服務中心,還涉及到給德州大學里面一些學生和父母,給他們提供服務,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有一些家訪的活動,我們從小學開始了我們的服務,他們完成一系列任務之后進入到我們體系中,他們已經與大學的文化非常熟悉了,我認為這個項目就是我們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這其中包括有一些課程,有數學、科學、語文、寫作等課程,我們后面有中心,就是關于學術成就的中心,從小學、初中、高中,最后到我們的大學,作為大學學生,他們可以在這接受到更多培訓。

對于我們學生在體系中,在這個通道中,我們可以幫助他們更好地適應生活。因為這也是他們一直想要去做的,這對他們來說進入大學不再是一個夢想,最后通過學術成就項目之后,我們又會關注到另外一個領域,也就是大家都會關注的學術成就如何變成最優秀的學生,當然還有個人的發展。學生變成成人的時候,他們必須熟悉一些軟技能,這個非常重要。最后就是職業發展,職業發展是我們從大學到社會的過渡,所以職業發展很重要。我們有一個支持創業項目,我們會幫助我們的一些學生,幫助他們如何申請更高的學位,我們學生從小就想未來職業如何發展,因為他們在這個體系內,他們知道怎么往前走,而我們戰略協同,就是涉及到說,我們有一系列的項目和服務,這些都是處于協同之中的。

比如說像我們的學術成就中心,我們服務中心,還有各種各樣的項目,一旦學生進入大學中,他們能夠有很多的資源,可以去到各種各樣不同的地方,還有各種不同的中心。在我們部門也會給那些身體有殘疾的學生提供服務,包括各種有困難的學生都會提供服務。

最后我們在就業和進一步深造上提供服務。我們的服務和這些項目都必須針對所有的學生,有學生早別處得不到足夠的支持,但是在我這,他們都可以得到他們所需要的支持,能夠繼續學習。

我們學生留存率和GPA都是很高的,因為我們都有定期的考試和考核,檢查學生他們做得怎么樣,我們也會有一些指導,同時我們還有一些建議,我給大家介紹一下。

當有學生來到大學,他們可能之前對大學沒有更好的認識,所以有時候需要一點時間,他們同輔導員和同其他老師能夠坐下來進行重要關鍵性的對話,這個實際上就是與學生們的上課同樣的重要。

最后,我跟大家講一下我們取得的成果,我們成果非常顯著的。我們學生保存率超過了98%,我們GPA在第一學期平均GPA超過3.12,超過51%的學生他們GPA達到五級甚至更高。謝謝大家。

張楊:

非常感謝,幫助弱勢群體融入到社會,而且有比較卓越的成長,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剛才介紹錯了,下面有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Global Launch項目主任,Julia Rosen。我們GES大會也是與他們一起共同的發起,她同時很通曉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下面有請Julia Rosen。

Julia Rosen:

大家下午好,今天很榮幸代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來到這里跟大家做介紹,我們也是未來教育大會的合作方。還有全球硅谷大會,我們合作超過十年了,每年在美國舉辦會議。大家知道我們學校是連續四年被評為美國最具創新能力的學校,而且這是投票選舉的結果,我們想跟大家分享創新的旅程。

大學也是學校的一部分,作為教育者來說,作為家長來說,我們總是很困惑很糾結,總是在問自己,我們的孩子到底想做什么?他該學什么?怎么為未來職業做好準備?今天我想給大家介紹的是一個工具,這個工具是我們大學開發的,它可以幫助家長,幫助老師去回答這個問題。

第一步,做一個小測驗。我們有60個不同的對比圖,大家可以看一下,音樂和商業的對比選擇,大家選對哪個感興趣,然后做完這個圖以后,又有60個問題的測試。這是我之前做的測試,我得到的建議是CEO、廣告、銷售代表、獵頭,這是我每天都做的工作,你進去點還有具體學位的發展項目,包含了不同的課程。如果想做這些,就要學這些課程。這個界面上可以對比不同專業要學的不同項目,以及你可以去看自己真正感興趣的是什么。這是非常棒、非常創新的工具,而且我們授權了給其他學校去做這個測試。

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多少人之前出國學習過?就是上大學或者學習過程中,出過國,留過學,多少人想讓自己的孩子出國留學?好的。亞利桑那州立大學超過40年都在支持留學生,我們有Global Launch的項目。我們發現整個市場上有一種錯配,我們所付出的努力,所花的時間,我說到這里看到很多人在點頭了,我覺得很好的。

我們目前學生所學的東西,所在學校做得準備,和他真正步入到社會上需要的東西不一樣的,這種錯配。我們用100%精力去關注非常小的黑色的扇形區域,英語流利程度,通常是托福、雅思或者其他考試。這個基本上是要求非常高的考試,大家都知道這個是什么。諷刺的是什么?這些學生,他們比如說到了美國,或者其他說英語的國家的院校,你光有托福和雅思學習經歷是完全不夠的。比如說整個學校的氛圍都不一樣,你和老師的關系,你學習的環境都不同,你甚至要挑戰你的老師,你要有團隊合作,所有的這些技能都會在大學里發生,你通過托福和雅思考試是獲得不了這些技能的,我們有什么樣的解決辦法?

很多大學,不管是世界上哪個國家的,它都有不同的英語項目的課程。這些課程是非常好的方式,讓學生來學英語,去感受一下具體的學術環境。Global Launch,也就是我們針對留學生的項目。它其實提供了數字化的版本,是做英語語言還有其他相關學術準備的。在我們看來其實還有很多不同的解決方案,我之前也在和在座的嘉賓和其他朋友去聊,究竟怎么去讓學生做好準備,去解決在大學中可能面臨的問題,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謝謝。

張楊:

非常感謝,剛才主要討論如何幫助國際學生如何更好適應美國大學。最后一位嘉賓是周保羅先生,青年成就組織(JA)中國董事長兼總裁,全球最大的公益組織之一,周保羅1993年將JA引入到了中國,在大中小學開展一系列的課程活動,在金融素養等方面提升學生綜合素養,幫助他們在全球發展中獲得成功,我們有請周保羅先生。

周保羅:

大家下午好!跟我的嘉賓朋友們,說一聲早上好,大家生物鐘還是早上,現在時間是五點,我想跟大家說點有意思的事情,讓大家別睡著了。如果大家能聽懂中文的話,我跟大家說一下,“我的名字叫做周保羅,我從小第一個講得話就是山東話,我的山東話是正宗的,我是純正的山東人,我爹娘都是山東人,從小在外面長大,不知道自己是誰。”(以上山東話演講)。所以我最好還是用英文講話。

過去25年我就是青年成就組織中國董事長兼總裁,我從1993年開始擔任這個職位,我參與到了未來教育大會的委員會中去討論教育的變革,尤其是從K12到大學。我負責領域跟大家不一樣,我今天要解決非常簡單的問題,我們希望讓年輕人準備未來的職業發展,幫助他們賺錢。比如說剛剛嘉賓,他們所介紹的項目,會去做相應的測試,可能90%在選擇職業發展的時候,目標都是賺錢。整個從幼兒園到高中再到大學有很多不同的變化和挑戰,我想跟大家介紹的就是JA中國,青年成就組織發展歷史,以及我們如何幫助年輕人在整體經濟大環境中去取得成功。同時我也會去介紹在這個變革和創新中可能會遇到的挑戰。

現在我也想花一些時間,去回憶一下美國前總統布什,同時還有他的夫人,以及還有老布什,他們其實支持了青年成就組織在美國和中國的發展,也是深深影響了我和我的家庭。布什大家庭一直致力于公共服務,希望借此機會鳴謝他們,感謝他們的努力,對于整個人類社會的貢獻和善意。

其實我今天想先給大家介紹的就是青年成就組織中國整個歷史的進程,在1919年之前,在美國有幾個年輕人,也就是100多年前,這幾個年輕人是商業的從業人員,他們是年輕的企業家,聚集到了一起。其實昨天董教授也說過教育是面向未來的,要去培訓未來得年輕人,所以我們必須要去準備好相應的內容核技術,來幫助年輕人進入未來得行業,開啟未來的職業生涯。JA中國就是100多年前創立的,讓年輕人做好準備進入到職業生涯,已經在未來職業生涯中獲得成功。對全球來說未來年輕人呈現什么發展趨勢?1993年我受邀成為青年成就組織國際成員,負責整體的業務。過去25年整體體驗和經歷非常激動人心的,我們目前是全球最大針對年輕人的公益組織,我們目前有超過46萬的志愿者進入到不同的教室。可能大家看課程設計的時候,很少提及經濟的問題,錢怎么來,去哪里賺錢,剛才講到饅頭是從哪里來的?我們還要學習具體背后的經濟邏輯,我們希望能夠影響到學生,目前我們已經影響了全球超過100萬的學生了。

1983年我是第一次回到中國,中國目前已經成為非常重要的經濟體,如果想實現可持續發展,中國必須要重視人力資本的發展,重視企業家精神的發展,包括經濟發展,這樣我們才能保持整個經濟增長趨勢。所以到1993年我和我太太一起創立了JA中國,那是25年前了。所以對于中國未來的年輕人來說,我們希望推動一系列的變革創新在經濟教育方面,推動中國的進步。

我們在各方面都是很有創新性的,比如說在識字能力、創業,還有如何準備好職業方面,我們給很多中國孩子都帶來有益的教育。

我覺得JA中國青年成就組織在市場上做得是非常好。我在這里也非常感謝我們董事會成員,我們志愿者們,以及所有的贊助者,非常感謝你們。如何讓年輕人為未來職業做好準備,我們教他們三種基本的技能,也就是如何自己做好主動權,不屈不撓,還有最后如何要更加主動。我們希望孩子可以有自信,并且能夠更好的發現他們自己,能夠更好的去了解自己,以及更好的相信自己,一定要相信自己,自信很重要,這樣他們才可以每天很好過好自己的生活,能在未來更好的成功。

另外除了未來得一些技能之外,我們也需要幫助他們培養好的性格做基礎,一系列的習慣會形成他們的性格,所以我們一定要幫助他們培養好的習慣,這樣才可以幫助他們怎么正確領導,怎么成為CEO,性格是未來成功的基石,未來成功必須由他們的性格,他們使命感和他們人生意義所引導的。也就是說我們希望學生可以過上對于他們自己,對于他們家人,對于他們社區,以及對于我們整個偉大國家,甚至對于整個世界都是有意義的生活,而這就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作為青年成就組織的使命。

總而言之,我們青年成就組織,我們會給孩子提供三大價值,第一就是經驗學習。第二就是能夠有一些商界志愿者的幫助,可以獲得第一手的經驗。最后提供一個國際性的平臺,可以讓他們去到超過100個國家,他們可以見到不同地方青年成就的校友,可以分享他們的經驗,傾聽他們的觀點,從而得到跨文化的體會,我們幫助孩子知道錢是哪里來?怎么去賺錢?以及幫助他們如何培養更好的性格?培養他們創造力,還有他們領導力,這些都很重要,讓他們知道這一點,非常謝謝大家。

張楊:

非常感謝,現在我們進入討論的時間。我們時間非常有限,我們只有10分鐘的時間,我們直接切入主題。剛才各位嘉賓做了分享,各位推進各自工作和推進變革當中你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什么?

李紅蓮:

我覺得遇到最大挑戰就是兒童的變化,他們生活的世界和我們所有從教者經歷過的世界完全不同,所以我們要帶著對兒童原來理解的理論,走進孩子現在的生活,分析孩子今天他的長處,他的短處,他需要彌補的,他需要發揚的,從而為他提供適合他的教育。我們老師對于孩子變化適應過程,也是非常困難的。

張楊:

對于李校長來說,孩子變化是她遇到的最大挑戰。有請Rebecca Upham。

Rebecca Upham:

最大挑戰是取決于不同的市場的。我們作為新的學校,實際上我們現在同那些標準的考試完全不一樣的,我們致力于做非常高質量的教育,要想讓不同美國家庭明白這個重點,讓他們知道這是長期的選擇,這是比較難的。

張楊:

當你進入不同的市場時候,你需要隨時調節自己,根據當地的標準和價值觀調整自己。問一下Aileen Bumphus,在你工作中最大挑戰是什么?

Aileen Bumphus:

一共有兩個挑戰,第一個與打破常規思維有關,我們如何在實踐中去創新,這個創新比較難的,我們在其中如何跳脫常規思維也是碰到了難點,解決小問題的時候,怎么尋找到新角度進行解決,我們怎么樣有更好的信心,這其中我們有一種緊迫感,我們的學生很多時候,面對不同環境都會面臨挑戰,其中我們必須想出很多不同的解決方案,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如果你有一個創新性的項目,也是需要讓他們明白這其中不同的變化,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挑戰。

張楊:

這確實是這樣,因為在中國,這也是一個問題,就是規模的問題,在規模上有沒有找到一個解決方案?

Aileen Bumphus:

我們還在找好的合作伙伴,我們要想擴大規模,我們可以找很好的合作伙伴,去交更多朋友,這樣得到更多的資源,來提高我們的能力。

張楊:

其中很大的挑戰如何讓好的項目規模化,所以她尋找比較好的合作者,所以大家可以跟她聯系。問一下Julia Rosen,你挑戰是什么?

Julia Rosen:

一開始我聽了剛剛嘉賓講了很多他們的觀點,從我們這邊來看,我們挑戰更多是來自60年以前。

當時麥克成為了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校長,在過去這些年來,我們確實經歷了非常大的變化。我們從一個好學校變成了一所卓越的大學,所以就是在最開始的時候,最大的挑戰就是內部的文化上的挑戰,因為我們員工行事方式不一樣了,我們真的要跳脫常規來思考,我們總是做一些事情,有時候在別人看來是有一點奇怪的。比如說,談到培養國際留學生,我們很專業,但是有時候很難做平衡。在工程上,工程學需要學生畫一些草圖,我們挑戰之一就是如何把我們對于創新的想法,這個市場究竟是什么情況都說出來。再比如說,我們如何處理線上的學習問題,我們希望每個人都可以通過學習獲得這個適應能力。

張楊:

我們問一下周保羅。

周保羅:

過去25年當中,頭10年我們面對的是跨文化的問題,在頭10年中國發展對于非營利組織非常不了解。非營利組織到底是什么?如何運轉?如何管理?是我們最大的挑戰。我花了10年來講什么是非營利組織。后面15年,在非營利組織上面,技術層面上大家了解,但是對于它怎么樣的啟動力,活力在什么地方,這個也是很大的挑戰。

第二個挑戰,大家對于教育的理解。從一個技術層面上來講,大家可以理解,但是,對于教育真實的目的,我覺得這方面還是有很多的挑戰。

張楊:

我們時間非常有限,最后一個問題,我們之前都講了K12教育,學前教育,你們作為校長,你會想要做什么改變?回到小學,回到20年前,你自己還是小學生,你想改變什么?

李紅蓮:

我這樣回答你的問題,也算是送給大家,我希望無論從哪個行業,讓我們都重新回到兒童的視角。無論是搞技術,還是做專業研究教育的,從孩子們的需要出發,而不是從經濟利益出發。要給孩子們適合的,他們真正需要的教育。比如說,有些游戲的開發,在孩子過于幼小年齡階段,這些游戲對于孩子大腦刺激強度過大,使孩子對低于這個強度的注意力減弱,嚴重影響孩子的成長,我呼吁各個做企業的,一定要回到我們孩子們的視角,為孩子的成長環境更健康、更有利于他們,做出我們自己的貢獻。我代表今后我那些孩子們,謝謝大家。

張楊:

對,一切要從孩子視角出發,尊重孩子,關心孩子,了解他們的需求,打造對孩子友好的教育環境。您的想法呢?

Rebecca Upham:

如果這樣的話,我想改兩個東西,首先我想改變它的文化,不再是專注于答案,而是專注于問題。我上學的時候,問題就是說你懂了嗎?你學會了嗎?我們的確要了解孩子的想法,去給他合適的材料。

第二點,我們目前處于極度變革的時代,我當時覺得教育并不是全球化的,我覺得這個需要改變的。

Aileen Bumphus:

其實有很多事情都是我想改變的,其中有一個就是,我們必須要給學生他們想要的東西,而且是在他們需要這個東西的時候給他們。比如說,我父親就說過,讓孩子引導你。我覺得這句意義就是,我們用了教學的策略或技巧,如果學生沒有回應,說明這個策略或者技巧不合適,我們做得就是給學生需要的,我們少插手一些。

Julia Rosen:

我們非常同意全球化的視角,非常同意嘉賓所說的,我還想強調體驗式的學習。比如說JA所做的,讓我們理念變為現實變為行動,不只是理念性的,讓我們孩子更好的理解它的價值。

周保羅:

我過去用了十年準備,用1983年到1993年的時間,我創辦了JA中國,這個過程當中,我自己創辦了兩個國際學校。過去18個月,我研究中國的教育發展,因為我很多朋友也鼓勵我不要退休,所以我研究了18個月。我覺得兩個地方需要貢獻,我們不用回頭看,重要是往前看。

張楊:

非常感謝,我們也感謝五位遠道而來的客人,跟我們做今天精彩分享。再次感謝!

大乐透五行工具图表